首页 > 精灵农场主 > 第1章 魔核破裂了

我的书架

第1章 魔核破裂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利亚特缓缓睁开眼,天花板上散发着盈盈绿光的大型魔法阵占满了她整个视野。

她现在的脸色应该会很绿——利亚特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忽然跳出这么个念头。

安详地盯着天花板上虽然很绿但是还是很酷炫的魔法阵看了一会儿,利亚特的记忆渐渐回笼——然后她的脸色就真的开始发绿了。

利亚特的记忆还停留在竞技赛场上——

在各种交织碰撞的魔法光辉里,她找准时机,以魔力枯竭为代价,迅速释放了五个超大型的水系高级魔法,成功地将对手全部送下了竞技台,之后她突然头痛欲裂,瞬间失去了意识。

这并不让利亚特感到意外,毕竟她很早就知道自己18岁成年后随时都可能会死,但是利亚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魔核破裂而死!

魔核,也就是魔法核心,是魔法师在精神海中开辟出来用以储存魔力的精神空间,是魔法师赖以施展魔法的根基。

只要是魔核层面的问题,对于魔法师来说就都是关系到魔法师生涯的大问题。魔核破裂是其中最糟糕的情况,魔法师会被失控的魔力和精神力直接冲击精神海——轻则脑震荡,重则脑死亡。

……这个脑死亡,可不是两眼一闭就直接嗝屁了,而是会脑壳爆炸脑花漫天啊!

不过利亚特很快回过神来,她现在头脑清晰,意识清醒,很显然她的脑子没出什么问题,她的脑壳应该也还好好的。

……这就很奇怪了,她竟然没死?

她原本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社畜,然后她在下班路上平平无奇地穿越了——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再一睁眼,就变成了个刚出生只会哇哇哭的小婴儿。

大概是穿越大神给她开了挂,她在这个魔法世界有了特别疼爱自己的亲人,还被检测出了3s的魔法天赋,但是穿越大神给她开的挂大概忘了续费,她的亲人先后离世,她身上还有了个18岁后一年内必死的神明诅咒debuff。

尽管如此,利亚特依旧对这一次新生非常满意——利亚特这个名字可比李招娣好听太多了。

这时候利亚特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她坐起身,注意到自己正悬浮在一个大型医疗魔法阵组里——这里应该是急救医疗室。

随着利亚特的起身,魔法阵组散发出的光芒闪烁了下。

察觉到魔素波动,两名急救医师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极星同学?你醒了?”

“你还好吗?”

利亚特循声转头,对上了两位医师在医疗魔法阵光芒照耀下有些发绿的脸,他们的眼神中有着隐藏不住的怜悯和同情。

“非常抱歉,极星同学,我们尽力控制住了你体内暴动的魔素,但是破裂的魔核无法修复……”

悬浮在医疗魔法阵里的金发少女面无表情,即使听医师说自己再也使用不了魔法,她也没有更多的情绪波动,将一应情况说明白之后,两位医师对视了下,默默地退了出去。

走出急救医疗室后,他们一边前往休息室一边叹息着交谈起来:

“这个孩子……明明是3s的魔法天赋……她刚刚才获得了竞技赛的冠军啊,她本可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魔导师名扬整个大陆!”

“……她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太残忍了……更糟糕的是她没办法再学习魔法了,她只能退学……”

“如果她是平民出身,靠着在学院学到的东西她还是可以好好活下去的,要是她出身贵族……她的容貌太出众了,那绝对会害了她的!”

“也许我可以送她几瓶改变容貌的魔药,虽然这可能没什么用……”

被急救医师怜悯着同情着的利亚特,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那么绝望,她淡定地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确认自己可以正常行动后,就翻身落地,抬脚走出了急救医疗室。

刚走出急救医疗室,就有妖精信使浮现在利亚特面前:“晚上好!这里有您的两封信!”

接过信,利亚特站在走廊里拆开看了看,一封信里装着这次竞技赛冠军的奖品清单,另一封信里装着盖了学院章的劝退书。

全大陆性质的竞技赛冠军还是含金量很高的,这份奖品清单足足有五页,除了有各种珍稀的魔法药材和魔法装备以外,甚至还有一片广阔的领地。

只可惜这份奖品清单上的东西对现在的利亚特没有任何用处,她直接翻到清单尾页,咬破手指在“委托拍卖”上按了个指纹——

魔法契约瞬间生效,奖品清单化作一只白鸟飞走了。

看了看学院发来的劝退书,利亚特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德红斯波魔导士学院是整个德红斯波大陆上最优秀的魔法学院,魔核破裂的她已经无法再使用任何魔法,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待在魔法学院里了。

不过学院还是给了她一份体面的,劝退书里表示她退学后可以获得一个荣誉魔导士的称号,利亚特在劝退书的签名处也按了个指纹,魔法契约再次生效——

劝退书在利亚特手中化作无数光点溃散消失,一并溃散消失的还有利亚特佩戴在胸前的学院徽章。

干脆利落地处理完这两封信,利亚特踏着月色回到寝室睡下了,第二天她换下法师袍,披着斗篷走出了学院。

魔导师学院会为学生免费提供食宿,现在利亚特不再是学院的学生,不管是吃还是住就都需要自费,之前为了强化装备打好竞技赛,她已经把储蓄消耗的一干二净,所以当务之急是找份工作。

——距离竞技赛奖品的拍卖大会还有两个月,她只需要在这段时间之内维持住生计就可以了。

虽然在出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接连被拒绝五次之后,利亚特的心情到底还是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她先后去了四家工坊,不管是制作炼金人偶的,还是打造魔法护盾的,不管是炼制魔法药剂的,还是缝制法师袍的,没有一家愿意收下她——

即使她说自己获得过高级魔法师徽章,是魔导士学院的学生,再三表示自己精通炼金术,擅长魔法符文刻录,可以改进魔药配方,提升法师袍品阶也不行。

只要知道她魔核破裂,工坊主人都会惋惜而又坚决地拒绝她。

第五次的时候,她甚至对矮人武器工坊的主人说自己可以担任看守工坊大门的护卫,结果还是被婉拒了——工坊主人说自己安装了高品阶的魔法防御罩。

利亚特最终无功而返。

“这不是我们的大魔导师首席嘛!”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利亚特正穿过长廊,朝寝室区的方向走去,听出这是次席的声音,她面无表情地翻了个白眼,迅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对方却突然笑了起来:“听说首席大人因为魔核破裂被退学了?怪不得连法师袍都不敢穿,现在这是要回寝室了吗?不要走那么快嘛,我这里还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呢!”

利亚特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转过身去:“什么事?”

“现在刚好到了新生入学的时候,你那个寝室已经被分配给新生了呦~”对方的语气很是幸灾乐祸。

利亚特:“……谢谢你的通知。”

回到寝室后利亚特翻了翻自己的储物戒指,然而就算她再多翻上几遍,也是翻不出一个铜子儿的。

利亚特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了筹备这次的竞技赛,她把钱花的太干净了。

她是很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魔法世界的,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她就从一个29岁的成年女人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奶娃娃,如果她不是刚出生就有记忆,她恐怕会连自己这个世界的父母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他们在她出生三个月后就双双去世了。

在和外婆相依为命了五年后,她觉醒了3s品质的魔法天赋,这意味着她成为大魔法师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然而就在利亚特以为自己拿到了凤傲天剧本的时候,她被外婆告知她在继承了父亲贵族身份的同时,也继承了父亲家族世代背负的诅咒。

——来自于神明的诅咒,所有极星家族的人都将觉醒s以上的魔法天赋,也都将在18岁成年后因各种意外而死。

……她拿到的并不是什么凤傲天剧本,而是死亡倒计时。

同年,利亚特得知自己的母亲是一位举世闻名的吟游诗人,她的父亲则是德红斯波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魔导师。

她的父母为了阻止因魔兽狂化而形成的魔兽战场进一步扩大,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作为代价,成功地施放了超禁忌级别的超大型魔法——他们将魔兽战场永久固定在了德红斯波大陆的最南部。

同年,外婆去世,利亚特背负着极星这个充满了荣耀与辉光的姓氏进入了魔导士学院。

她在魔导士学院里拼了命地去学习去战斗,她疯狂参加学院内外的各种赛事,只要能宣扬名号她就会去参加,只要能拿第一她就绝不拿第二——

她不能让极星这样一个即使被神明的诅咒沉沉笼罩,却依旧璀璨生辉的姓氏在自己手里变得黯淡下去——

她是世间仅存的一颗极星,这个姓氏带来的一切荆棘与荣光,都将由她来背负。

——直到死亡将她带离这个世界。

……问题是她现在不仅魔核裂了,人还没死。

并且她现在身无分文,眼看着就要去睡大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