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灵农场主 > 第4章 魔兽战场

我的书架

第4章 魔兽战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样子这个深海蚌对这美人鱼来说相当重要啊,人都昏迷了手都不带松的,醒了之后更是第一时间就来问了,利亚特自然是不会昧下人家的东西的——

就算这是相当罕见的深海巨蚌,就算这深海蚌内有举世难寻的深海珍珠,就算深海珍珠磨制出的珍珠粉是相当珍稀的魔法材料,只要在炼制魔粉的时候添加一克深海珍珠粉,就可以让魔粉的品质从低级升到高级——

正义女神在上,她利亚特是绝对不会昧下人家的东西的!

利亚特没忍住吸了吸口水,她是真的有点馋深海珍珠粉,就像她馋面前这条美人鱼身上的鳞片一样,毕竟她手头的高级魔粉存货实在是有点少,不过利亚特也是真的没打算昧了人家东西,所以她咽了咽口水后,就干脆利落地从储物戒指里把深海蚌取了出来。

砰的一声,巨大的蚌壳在海滩上砸了个大坑。

这条美人鱼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利亚特甚至能清楚地听到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好笑,没忍住摸出自己纯白的魔法师徽章,在对方眼前晃了晃:“喂,我可是白魔法师,不会占你便宜的好么。”

看到深海蚌后,美人鱼略微放松下来,他有些羞赧地笑了笑,脸上浮现出两个甜甜的梨涡:“这个深海蚌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我父亲需要深海蚌体内的珍珠来治病。”

想到自己卧病在床的父亲,他脸上甜甜的梨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的化不开的忧愁,他声音低落:“他病的很重很重,如果没有深海珍珠来炼制魔药的话,我就要失去我的父亲了。”

利亚特了然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深海珍珠确实也是一种魔药素材,不过可以替代深海珍珠的魔药素材并不算少,用深海珍珠来炼制魔药其实是有点浪费了的——深海珍珠就该拿来炼制魔粉!

利亚特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储物戒指,觉得有点可惜,她手头并没有可以替代深海珍珠的魔药素材,不然的话她可以拿来跟这条美人鱼换一下的。

按理来说利亚特该安慰下对方的,只是利亚特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深海珍珠,倒是美人鱼自己从低落情绪中挣脱出来了,他打起精神,从储物戒里取出了一件大斗篷,将斗篷披到身上后,他就从海滩上站起了身——他的鱼尾变成了双腿。

随后他伸出戴着储物戒指的右手,准备将陷进沙子里的深海蚌收进储物戒指里——

沙滩上的深海蚌纹丝不动。

这时利亚特从深海珍珠的诱惑中回过神来,她很快注意到美人鱼金色的大尾巴变成了笔直的大长腿,也注意到了对方试图将深海蚌收进储物戒指却失败了的举动,于是她从内兜里摸出自己的大型储物戒,抹掉精神印记后往前递了递:

“用我的吧,这个深海蚌的体积太大了,普通尺寸的储物戒是放不进去的,我这个是大号的,我已经抹除精神印记了,你可以直接用。”

在对方的连声道谢里摆了摆手,利亚特看着他接过储物戒,顺利地将深陷在沙子里的深海蚌收了起来。

这会儿利亚特终于顾得上问出自己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了:“你说你家就在洛克丽丽小镇对吗?我家也在洛克丽丽小镇上,我怎么不记得镇子里还有人鱼?我记得镇子里都是巨松鼠一族的兽人啊?你们家是后来搬过来的吗?”

鱼尾变成双腿后的人鱼有着极为高大的身形,利亚特作为人类的时候身高就有一米七了,变成精灵后她的身高更是直窜一米八,然而即使如此,面前保持人形的人鱼也要比她高出足足两个头来,这让利亚特不得不仰着头看他——利亚特清晰地看到对方金色的瞳孔因为吃惊而骤然扩大。

他神情复杂地凝视着利亚特,久久不语。

利亚特有些奇怪,她正要开口问一句怎么了,就听对方轻声唤道:

“利亚特,是你吗,利亚特。”

利亚特懵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利亚特?”

“艾尔维。”他表情似哭似笑:“我是艾尔维。”

利亚特大吃一惊:“艾尔维?!怎么可能!艾尔维可是个黑发黑眼的小黑胖子!”

弯着眼睛笑了笑,他解释道:“我成年后觉醒了人鱼血脉,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起来这个,利亚特,你的变化也很大,你这是觉醒了精灵血脉吗?”

他有些困惑地望了望利亚特的红眼睛和尖耳朵:“可你看着不像是半血精灵,反而像是纯血精灵啊?”

利亚特摆了摆手:“我的情况有点复杂,先不说我,你说你是艾尔维对吧,那你告诉我你妈妈叫什么,你爸爸叫什么?”

想到自己的父母,他忧郁的垂下了眼帘:“我妈妈叫索菲娅·伊文婕琳·尤朵拉,我爸爸叫胡德·金色海啸·烈焰波涛。”

利亚特只知道艾尔维的妈妈叫索菲娅,爸爸叫胡德,这人竟然叫得出索菲娅阿姨和胡德大叔的全名!利亚特都不知道他们的全名!

她没忍住抓了抓头发:“你该不会真的是艾尔维吧……”

但是这两个名字要是索菲娅阿姨和胡德大叔的真名的话——索菲娅阿姨竟然是有中间名的贵族,这个中间名竟然用的还是神名,伊文婕琳可是胜利与快乐之神的神名!胡德大叔竟然是人鱼,而且还是那种拥有传说级称号的英雄式人鱼,金色海啸和烈焰波涛都是称号!

曾经的人鱼英雄怎么就隐姓埋名地出现在了一个偏僻的兽人村镇上?拥有神名的人类贵族淑女怎么就和一条人鱼结合还生育了子嗣?利亚特都不用动脑子,就知道这中间发生的故事足够吟游诗人唱上个几天几夜的了。

然后问题来了——

胡德大叔要是拥有传说级称号的人鱼英雄的话,怎么就病的要死了?他得了什么病啊要喝什么魔药啊,怎么就非深海珍珠不可了?索菲娅阿姨要是出身贵族还能用神名的话,最次也得是个高等修女吧,她难道会不知道深海珍珠有着相当多的可替代品吗?

今天要不是有利亚特在,艾尔维必死无疑啊!

虽然利亚特五岁就离开了小镇,但是她拥有成人的记忆力,因此她非常清楚地记得,自己儿时见到的胡德大叔和索菲娅阿姨,都是巨松鼠一族的兽人模样,所以这是变形魔法失效了?这个失效的变形魔法,会不会跟胡德大叔的突然重病有关?

利亚特摸了摸自己的储物戒指叹了口气:“先回去看看吧,我虽然魔核裂了,但是好歹也是高级魔法师,多少还是能帮上点忙的。”

艾尔维猛然抬头,他瞪大了眼:“魔核裂了?什么意思?利亚特!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利亚特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就是用不了魔法了而已,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放心吧,我没事儿。”

想到胡德大叔,利亚特不由得催促道:“我们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我这次回来就不准备再出去了,你有什么想问的都等以后再说,现在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胡德叔叔还等着救命呢!”

利亚特儿时记忆里的胡德大叔总是留着满脸的大胡子,让人只能看到一双满是笑意的暖棕色眼睛,他的手很巧,会给她和艾尔维做各种各样好玩儿的小玩具,利亚特不知道胡德大叔过去都经历了些什么,她只觉得这样子的邻居大叔不应该就这么重病死去。

艾尔维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他抿抿唇,什么都没说,而是转身朝着森林走去,意识到艾尔维是在带路的利亚特连忙跟了上去。

跟着艾尔维踏上林间小径后,利亚特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片森林的异常之处——森林里的自由魔素竟然格外活跃!如果说外界空气里的自由魔素是在慢吞吞散步的话,这片森林里的自由魔素简直就是在百米冲刺!

越活跃的魔素,越容易引起魔兽的狂化,一旦狂化魔兽的数量超过临界值,魔兽战场就会出现!

从外婆那里得知自己的父母是为了阻止魔兽战场进一步扩大而双双死去之后,利亚特就有意识地在搜集整理与魔兽战场相关的资料信息——

魔兽战场在最开始并不是指某个固定的场所,而是对大量狂化魔兽所在地的统称,因为狂化魔兽体内蕴含了极高浓度的魔素,因此具备了极高的狩猎价值,因而每次魔兽战场的出现,都是冒险者和佣兵的一次狂欢,直到18年前,一处覆盖了将近小半个德红斯波大陆的魔兽战场出现。

史无前例的狂化魔兽潮暴发了,在这场狂化魔兽潮中足足有三十九个中小型国家覆灭,因为狂化魔兽潮起源于大陆南部的兽人王国,因此惨遭灭绝的兽人种族更是数不胜数。

直到利亚特的父母双双献祭出自身的生命与灵魂,将仍在不断扩大的魔兽战场封锁在科特巴帕帕山脉以南,这场灾难才算是宣告结束,自此之后,魔兽战场就特指大陆最南端遍布狂化魔兽的荒原了。

然而世人并不知晓其中内情,至少在利亚特所能查询到的所有资料内,对这场狂化魔兽潮突然中止的记录,都归功于这片大陆上最为高耸险峻的科特巴帕帕山脉——因为狂化魔兽无法翻越科特巴帕帕山脉,所以魔兽潮被拦截在了山脉以南的位置,所以魔兽战场才没有继续扩大。

在最初看到这些记录的时候,利亚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她心想这分明是自己死去爹妈的功劳,跟那片山脉有个屁的关系!

利亚特有心想要替自己父母证明,然而她很快就发现,除了外婆告知自己的那些讯息以外,她竟然找不出任何迹象可以表明自己父母曾经做出过的牺牲!

利亚特的母亲只是一位吟游诗人,即使闻名全大陆的她忽然在18年前销声匿迹,世人也只会惋惜一下这位雪精灵的突然隐退;利亚特的父亲虽然是德红斯波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魔导师,但是成名已久的法圣突然陨落都不稀奇,一个大魔导师的突然消失就更寻常了。

除非利亚特能够进入魔兽战场,找到自己父母曾经释放过禁忌级别魔法的证据,然而为了防止出现魔素暴动,魔兽战场禁止魔法师入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