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灵农场主 > 第24章 “惊喜”

我的书架

第24章 “惊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起来也挺离谱,利亚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世爸妈的名字叫什么——就连外婆的名字她也只知道是玛格丽特,具体是什么姓氏她就不知道了。

利亚特正想问一下格蕾丝奶奶口中阿米莉亚的事情,就听这位老婆婆“呀”了一声:

“瞧我这记性,小利亚,我过来是要把你外婆留下来的一些东西交给你的。”

利亚特从格蕾丝奶奶手里拿到了一封信和一个厚厚的日记本。

将格蕾丝奶奶送进传送法阵后,利亚特手里拿着信和日记本往回走,她一边走一边心脏怦怦直跳——她是真的紧张,她怕外婆又要轻描淡写地给她放大招啊!

深吸一口气,利亚特停下了脚步,她站在外院的石板路上,先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小利亚,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和你爸爸妈妈团聚在一起了,至于你外公么,这是给你的第一个惊喜:他会在你打开信封的那一刻收到消息,很快你就要接待一位或者几位来自精灵雪原的客人了。不用担心,他们会很好相处的,反正他们也没办法带走你。

第二个惊喜你肯定已经发现了,为了保住你的小命我真是费尽心思啊小利亚。不过要你留在小镇无法外出,就是出于我的私心了,这是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也是你父母付出生命都要守护的地方,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我不希望我的小可爱从魔法学院走出来之后,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魔法师大人’、‘魔法师老爷’。

至于第三个惊喜,我想聪明伶俐的小利亚应该也已经发现了,看到那座魔法工坊的时候有没有很开心?我可是给你准备了相当齐全的魔法材料。我拜托格蕾丝转交给你的日记本同时也是一本魔药手册,我记不太清上面叠了多少层封印了,不过我保证都很简单,只要你按照要求炼制魔药绘制魔法阵,就能解开封印。当然了,如果你不想知道更多关于你爸爸妈妈的事情,也不想走出小镇的话,你完全可以直接拿日记本去垫桌脚。

抱歉抱歉,忘记小利亚现在都没有桌脚可垫,那这就是最后一个惊喜了,小利亚可以去屋子里找一找我留下来的魔法阵,撒一把魔粉上去就能见到神迹噢!”

利亚特看完信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外婆怎么知道她没有桌脚可垫!外婆肯定是用预言魔法了!肯定!

看了看自己手中相当沉重厚实的笔记本,利亚特试着去翻开,笔记本的封页还是能翻开的,翻开后利亚特就看到了写在第一页的魔药配方,在魔药配方的末尾有一个相当陌生的封印符文正在闪闪发光——

这个魔法符文对利亚特来说是真的很陌生,按理说作为高级魔法师,利亚特不该认不出这种非常基础的封印类魔法符文,但她就是认不出来,她之所以能认出这是一个封印符文,还多亏了她比较熟悉封印魔法所散发出的魔素波动。

利亚特试着去翻后面的纸页,在封印符文的作用下果然无法翻开,再想到外婆信里说到的第一个“惊喜”,利亚特就觉得有点头痛——她一直以为外公早就不在了,不然外婆怎么从来提也不提!

外婆可真是会给人制造“惊喜”啊……

忽然感知到自己交给汉娜婆婆的水晶球被激活,利亚特先将信和笔记本收了起来,随后她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另一个水晶球,用悬浮魔法固定在了眼前。

利亚特又放了个幻影魔法,将水晶球传递过来的影像放大,从水晶球中传过来的汉娜婆婆的声音也就变得清晰响亮了许多:“奥林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好吗?”

在幻影魔法呈现的画面中,出现了一间温馨舒适的树屋。汉娜婆婆正坐在树屋里面的床边上,在这张铺了一片超大叶子的床上,正半躺着一个和汉娜婆婆眉眼有五六分相似的兽人老婆婆——她应该就是汉娜婆婆的妹妹奥林娜了。

铺在树屋床上的那片叶子真的非常非常大,大到它不仅作为被褥铺满了整张床,它还作为毯子盖在了奥林娜婆婆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一幕非常有童话书插画的风格,如果坐在床边的汉娜婆婆没有一脸怒容,躺在床上的奥林娜婆婆也没有一副病恹恹样子的话。

利亚特只觉得那张叶子床肯定非常厚实非常柔软,毕竟个子小巧的汉娜婆婆都在叶子床上坐出了好几道深深的凹痕——这个叶子床睡起来肯定很舒服,利亚特有些不合时宜地如此想到。

随后利亚特将视线落到了奥林娜婆婆身上——只从外表上看的话,说奥林娜婆婆是汉娜婆婆的姐姐要更贴切些,她看起来要比汉娜婆婆衰老许多。

不止是容貌衰老的厉害,她的毛发似乎也脱落的很严重,她用漂亮的头巾包住了自己的头发,但是她包裹的也太严实了,连头上的兽耳都一并包裹了起来。

对于汉娜婆婆的诘问,奥林娜婆婆正要开口,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看起来很是无奈:“汉娜,你刚才给我端的水里是不是加了什么炼金药水?”

汉娜婆婆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对,我倒了吐真剂。”

可能是因为吐真剂的作用,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奥林娜垂下眼帘,她一下一下抚摸着盖在自己身上的厚实叶片,轻声向汉娜讲述了起来——

汉娜只知道奥林娜的恋人是一位异族,因为之前姐妹关系不佳,她并不清楚对方具体是哪个种族。在十八年前那场史无前例的狂化魔兽潮里,汉娜和奥林娜失去了她们所有的亲人,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因此当姐妹两个重新联系上之后,就默契地都没有再提起过去的那些不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直到此刻奥林娜自己说出口,汉娜婆婆才知道她的丈夫是一位树精。

传说中精灵族是神明的造物,得到神明偏爱的这一种族拥有着卓越的魔法天赋和超强的身体素质,树精虽然和树精灵的名字没有差别很大,实际上却和精灵族没有半点儿关系,树精是属于妖精族的,妖精们一般都能拥有不错的魔法天赋,但身体素质就不怎么样了。

因此在那一场灾难中,奥林娜和她的树精丈夫都受了重伤。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奥利维亚释放了一个魔法,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魔法,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说,他要消失一段时间了,他说时间不会很长,最多只需要我等他两三个月。”奥林娜婆婆笑着叹息道:“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骗我,他留给我一颗种子,说等这颗种子发芽了他就会回来找我,我等着他,一直等着他,一直等到那颗种子长成了一棵大树,他都没有回来找我。”

汉娜婆婆拧着眉头:“这跟你突然生病有什么关系?”

奥林娜婆婆抬起头,她仰望着树屋的屋顶,仿佛透过木质天花板看到了上方枝繁叶茂的翠绿树冠,她的声音很平静:“汉娜,他确实骗了我,他在最开始就骗了我,他不是树精,他是树精灵,他留给我的树种,其实是他的心脏。在狂化魔兽潮里,我本该死掉的,是奥利维亚用魔法将伤势转移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汉娜婆婆的眉头拧的更紧了:“那你是怎么知道他是树精灵不是树精的?难道说这跟你突然生病有关系?你是不是故意叫我去找炼金药水的?你根本不需要什么恢复青春的炼金药水对不对?”

奥林娜叹了口气:“我们兽人虽然不是长生种,但是身体素质并不差,再加上奥利维亚将伤势全部转走了,所以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直到前段时间,从韦加察察城里来的几个魔法师老爷看中了我这棵树,他们告诉我说木材很好,很适合制作魔杖,他们愿意出高价买下来,我拒绝了,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病了。”

望向自己这个久居乡下脑子却转的不慢的姐姐,奥林娜继续道:

“这让我觉得很奇怪,我毕竟在塔克拉拉城住了几十年了,拜托几个朋友帮忙留意下那几个魔法师的行踪还是能做得到的,我的朋友们告诉我,那几个魔法师私下里说我的树是树精灵的伴生树,他们买下这棵树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木材,而是为了控制住树内休眠的树精灵,他们想抓住这只树精灵,他们想抓住奥利维亚!”

“汉娜,我不想把你卷进来,所以你问我的时候,我只告诉你我是寿命到了,我拜托你帮我找炼金药水,确实是想让你从他们的视线范围内离开。”

奥林娜婆婆的视线忽然转了过来,她仿佛透过水晶球和利亚特对视:

“我原本的打算是强行唤醒奥利维亚,好让他尽快离开这里,但是汉娜,你现在能带着吐真剂来找我,我觉得我可以改变一下我的计划了。”

汉娜婆婆看起来更生气了:“奥林娜!你先给我讲清楚!什么叫强行唤醒那家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你把你自己的性命当成了什么!”

奥林娜婆婆看起来也不太高兴:“汉娜,请你注意下你的态度,我想做什么是我的自由,更不要说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奥利维亚给的了,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那几个魔法师老爷把奥利维亚抓走吗!”

有些尴尬地看着这对姐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利亚特只好激活了水晶球上的魔法阵,将自己的声音传了过去:“午安汉娜婆婆,午安奥林娜婆婆,抱歉打断一下,我想问一下,那几个魔法师是不是为了秘银矿才过来的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