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灵农场主 > 第37章 感谢外婆的变形衣!

我的书架

第37章 感谢外婆的变形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是很可惜,利亚特现在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她现在浑身乏力呼吸困难心脏剧痛还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仿佛下一刻就要死翘翘。

——没关系,问题不大!

虽然浑身乏力但是她还有知觉,虽然呼吸困难但是还勉强能够呼吸,虽然心脏剧痛但是心脏也还在跳动。

最重要的是,她体内迅猛流失的魔力一旦逸散到外界,必然引起一场剧烈的魔素暴动,尤其是在这样一座魔素活跃程度高到不正常的森林里,但是很显然,晨曦森林里风平浪静。

利亚特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外婆留下的变形衣,于是她安详地倒在地上,不再试图爬起来了——实际上她想爬也爬不起来。

死鱼一样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后,利亚特忽然感觉到自己体内有新生的魔力在一点点聚集起来。

等等!这些魔力哪来的?

她的魔核早就崩的渣都不剩了,她冥想时引入体内的魔素根本就无法在她体内长时间的停留,更不要说转化成魔力流了!

但此时此刻利亚特体内确实有丝丝缕缕的魔力流动着,随着魔力流的出现,利亚特的力气也渐渐回来了些,她终于能攀住面前的雪花石,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爬进防御结界里。

当利亚特重新进入防御结界的覆盖范围之内,她失去的魔力转瞬就回来了。

感知着体内澎湃的魔力流,利亚特从地上坐起身,她一边用毛爪爪打理自己沾满了尘土草叶小石块的皮毛,一边有些困惑地思考起了自己体内多出的魔力流——

先前那丝丝缕缕几近于无的魔力和此刻充盈在她体内无比丰沛的魔力截然不同,那必然不可能是来自于防御结界的魔力了,但是她魔核破裂后也确实是无法再在体内蓄积魔力了啊。

利亚特迅速内视,她精神海内悬浮着的小镇投影没有丝毫改变,笼罩着小镇的防御结界显然没有因为利亚特的暂时离开而分崩离析——这是因为她离开的时间太短?还是因为她离开了也没有关系?

外婆没说,利亚特就不知道,禁咒级别的魔法阵她又看不懂,想到了什么,利亚特内视了下自己的心脏——

她的心脏上遍布了淡金色的裂缝,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会四散崩裂成无数碎块,但是在淡金色的裂缝上,又遍布了一道道好像拙劣至极的针脚般歪歪扭扭地横过来斜过去的魔法符文。

在这颗遍布了裂缝也满是符文的心脏外,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不仔细去看就会忽略掉的幻影——那是一个毛绒绒的松鼠幻影。

此刻这个虚幻至极的松鼠影像上流转着微弱至极的水属性魔力——这正是利亚特在防御结界外感知到的那丝丝缕缕的魔力流。

利亚特:这难道是外婆给她的变形衣的作用?

考虑了三秒,利亚特原地蹦起,她飞奔着冲出了防御结界的覆盖范围——熟悉的脱力感再次袭来,她扑通一声摔飞了出去。

感谢巨松鼠族的大尾巴,利亚特摔出去好几次了却一点儿伤都没有,全靠这条毛茸茸大尾巴做缓冲了。

趴倒在地上,利亚特忍耐着心口传来的一阵阵剧痛,凝神感知着——

当来自魔法防御结界的充沛魔力被全部抽离后,她体内就变得空空荡荡,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因为她自身拥有着超高的水属性魔素亲和力,空气中本就活跃至极的水属性魔素便渐渐朝着她汇聚过来。

这些水属性魔素原本是无法在利亚特体内长时间停留的,因为她体内可以储存魔素的魔核已经破裂溃散了,但是有那一层虚幻的松鼠幻影在,便有少数水属性魔素被那一道幻影拦截了下来。

随着留下的水属性魔素越来越多,丝丝缕缕的魔力流也就渐渐成形了,利亚特注意到,当细微的魔力流围绕着松鼠幻影流动的时候,原本虚幻至极的松鼠影像都变得凝实了些。

意识到了什么,利亚特猛地睁大了眼,过于剧烈的情绪波动叫她瞬间脱离了内视状态,她倒在地上,依旧手脚乏力,站都站不起来,整个人却抑制不住地兴奋了起来——

如果松鼠幻影上的魔力流足够多,多到叫松鼠幻影能够彻底凝成实体,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不需要依靠魔法防御结界来提供魔力也能自由释放魔法了!

什么雪花石什么雪松木,全都被这一刻的利亚特抛到脑后了,她调动起体内那一丝丝的魔力,挣扎着起身打坐,开始抓紧时间冥想——

本就活跃躁动的水属性魔素迅猛至极地朝利亚特涌了过去。

没过多长时间,利亚特浑身上下的皮毛就全都被浸湿了,只不过她正紧闭双眼,全身心地沉浸在冥想之中,对此毫无所觉。等到了后面,利亚特就像是淋了一场大雨,身上的毛发甚至一绺绺地开始往下淌水了。

直到原本虚幻到像是下一秒就要溃散的松鼠幻影凝实到能够清晰显现的程度,利亚特才缓缓睁开眼——怎么睁不开眼?她眼皮子这是被什么糊住了吗?

利亚特:……好像是被水糊住了。

利亚特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毛发变得又湿又重,她简直像是被兜头浇了好几盆水,抬起爪爪抹了好半天的脸,她才勉勉强强地睁开了眼睛。

又甩了甩身上的水,利亚特心情很是愉快地往回走了——她这会儿不仅体内积蓄起了魔力,就连离开防御结界后一直剧痛无比的心脏也在魔力的安抚下没那么痛了。

利亚特:感谢外婆的变形衣!

将掉到地上的铁镐收进储物戒指里,利亚特高高兴兴地抱着湿漉漉的大尾巴回家去了。

等到了家,利亚特用清洁魔法将自己打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后,就钻进魔法帐篷呼呼大睡了——

冥想其实可以恢复精神力,但是长时间的过度冥想反而会损耗精神力,利亚特为了尽快将笼罩在心脏上的松鼠幻影凝实,一整个下午都在冥想,要不是体内魔力的恢复叫她无比雀跃激动,她恐怕都撑不到回家,半路上就要栽倒在地上睡过去了。

等利亚特一觉睡醒,都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对于巨松鼠族兽人来说,这个魔法帐篷睡起来还是很舒服的,利亚特睡醒后挥了挥爪又蹬了蹬腿,觉得惬意极了,没忍住抱着尾巴来回滚了好几圈,要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她还想再抱着自己的大尾巴躺上一会儿。

钻出魔法帐篷,利亚特从储物戒指里掏了点儿吃的填了填肚子,就先去看了看昨天炼制的魔药,发现炼制失败后她一点儿也不意外——肯定是在坩埚里闷的时间太长了,熟门熟路地处理了味道和颜色都很奇异的魔药残渣后,她就去给土豆苗蔬菜地浇水了。

浇好了水,利亚特往身上扔了个清洁魔法,就再次出发前往晨曦森林了——她昨天的雪松木还没砍呢!

第二次再去找雪松林,路上用掉的时间就少多了,昨天利亚特花了得有一个小时还要多,今天她却是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地方了。

利亚特在雪松林里来回转悠了好几圈,最后选出了两棵雪松树——这两棵都是三人合抱不来的大树。

利亚特原本是只打算砍一棵树来给自己做床的,但她现在变成了大松鼠还变不回去,那就只能做上两张床了——砍两棵大树能多准备点儿木材,也就不用担心后面做床的时候木材会不够用了。

挥着同样是从木匠大叔那儿借来的斧头,利亚特光砍树就砍了两个钟头,当第二棵大树轰然倒下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

利亚特甩了甩发酸的爪爪,将两棵大树收进一枚大型储物戒指里,就准备往回走了。

——她原先还想砍完树了往晨曦森林的深处走一走,现在都这么晚了,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利亚特一边辨认方向,一边小跑着穿行在光影暗沉的森林里,她忍不住再次感谢了一遍外婆的变形衣——她不知道其他种族是什么状况,反正她身为人族亦或者精灵族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优异的方向感!

眼角余光忽然划过一点光亮,利亚特心里知道自己应该继续往前走,但是她的好奇心驱使着她转头看了过去——散发出莹莹光亮的竟然是一株枝繁叶茂的矮树。

具体点儿的话,应该是隐藏在浓密枝叶下鲜嫩饱满的果实正散发着微光——要不是这星星点点的光芒,利亚特还看不到那被叶子遮盖着的果子呢。

利亚特稍微往矮树的方向走了走,一个个垂在叶片下的小圆果她也就看的更清晰了些——利亚特觉得那一颗颗色泽鲜艳的果子很像是樱桃,但她前世可从没有见过明黄色的樱桃。

想到自己之前见到过的土豆以及这个世界几乎层出不穷的转生者,利亚特很快想到了索菲娅之前送给自己的菜谱。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菜谱翻开找了找,在甜点区的水果馅饼配方里,利亚特果然在可以替换的水果种类中看到了“黄樱桃果”。

远远地朝那株疑似“黄樱桃果”的矮树方向张望了下,利亚特能看到那棵树的树身后还弥漫着一层薄雾似的闪烁明光——如果利亚特没猜错的话,那里很可能生长着无数株枝头缀满发光果实的矮树——那应该是一片果林。

——要真的是黄樱桃果的话,不知道这个消息对艾尔维有没有用。
sitemap